无言

坠机八页
整点玄学 裸锻all800 近侍飘花鹤球 一队全员飘花欧刀 锻出3h不点加速留着 把130加速 出货那发刀匠没看火 前几发看了 emmmm转了唐七寿命微博…… 一边锻刀一边六刷活击第七集
这就是我……全部的玄学了
orz
爱生活 爱鹤球
希望大家都出货 ​​​

一些稀奇古怪的胡思乱想

早上做了场噩梦
梦到不知怎么被召回高三 同学们都被召回了 同桌什么的都没换 但是吧 环境看起来不太一样 座位变了
但那不是重点
重点是 班头突然出现 拿着一套语文卷子 要做
连一卷带作文 都要做
我真是惊了个呆
甚至想拔腿就跑
但是看到同桌在痛苦又抱怨地写
我也就忍了会……也只是一会 等班头一走我就溜出学校了
真tm吓人
吓死人了
那种绝望感 挥之不去

其实我在早上同时做着两个梦 一个梦的内容很少 我都记不太清了 就记得那是我长头发的样子 头发披下来到肩胛骨 在梦里的后半段在跑 不知道为什么跑 而且很慌张
第二个梦就是我刚才说的回到高中了 很长很长 后半段是我跑出学校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有很长的上坡和下坡 我他妈还碰见了tfboys 真是迷 我在后半段也是不停地跑 跑的时间远长于在教室磨蹭写卷子的时间 我从两层梦中在同一时间醒来 先是结束了高中梦 后来结束了奇怪的长发梦 如果不是最后闪那一下子我很可能已经把第一层梦全都忘了
可以说 我两层梦有一定程度的同步性 而且也具备了延时性的特征
这真他妈像盗梦空间 可我又没有任何被种某种思想的必要 所以就当我瞎扯吧

其实细想
在第二层梦里 我丝毫没有认识到自己是在做梦的意识 平常我都会很快察觉到环境或者逻辑的奇怪处而猜测自己是不是在梦境里 然后努力让自己想一些东西来验证猜想 比如 “我想让楼后面出现三个白色帐子”或者“我要从这里跳下去” 这种测试经常在梦里出现 如果真的出现三个白帐子 我会想“让它们变得破烂” 如果真的变破 我就可以完完全全相信我在做梦 这个方法屡试不爽 这白帐子就相当于那个陀螺 确定是梦境后 接下来我就可以随心操作梦境 我可以捏出我想见的人 我想看的建筑 但是我不能捏一堆高速运动的动态效果极强的物体或者过分扭曲的东西 否则我会立刻醒来 不是惊醒 是脑子主动黑屏 然后缓慢睁开眼睛
我之前一直这样玩 代价就是醒来后会有持续十分钟的头疼 头疼位置大约在百会穴向右下方六十度距离十公分的地方 可是我乐此不疲 有时我会操作我梦里的无智慧物体给梦境一开始就有的人下绊子或者引导他 有时我会创造出一个我不知道的人和梦里的“客人”玩 我不能操作我梦境一开始就有的人 我把他们称作我梦境的“客人” 如果这个客人我很讨厌 我不能让他自行离开 也不能让他自杀 但是我可以杀死他
一般让我难以分清是不是梦的梦 有这么一个特征:梦里有我太看重的东西或者足以让我恐慌失去理智忘了判断的事物
我能记得的有以下几个
小学梦见母亲去世
初二梦见外婆去世
高二梦见被巨人追的三连环梦(对没错就是巨人)
大一下学期梦见父亲重病
大一下学期梦见狗子病死
还有就是 这个高考的梦了

之前也梦到过回到高中的梦 但我都能辨别是梦是现实 这次就很奇怪 我记得我在梦里产生了一个疑问 就是那个俗套的疑问:我不是大学生吗?是我梦见我回来了?还是说 我所经历的大学的一年都是梦? 我刚刚明明是长头发啊 为什么变成短的了?我是不是做了一个二重梦?第一层是长发时的不知年龄 第二层是我的大学 而且因为是第二层梦境 所以我才能梦那么长感觉像是过了一年?
本来很容易就能分清是梦还是现实的事 就因为这些疑问而变得复杂 甚至让我产生恐慌
我也真是被吓怕了
先想这么多 理清思路说不定会补充

就很随手

和一个高中的闺密发了初中的照片 想让她注意我曾经的长发

她立马回的是:“我没见过你那样明媚自然的笑容。”

她在雨里站着 打着伞

“你在干嘛?” 伞里的另一个比她小却长相极其相似的女孩问

“给梦想送葬。”

就很随手

是毕业季啊
三三两两穿学士服的毕业生在图书馆前合影
笑着

我分明看到那个负责拍照的人 眼眶都红了
笑着的人却只能看到镜头
忽略她嘴角细微的抽动

一年已经过去了。

考试周快到了
急救理论还没背会
高数级数没概念
线性代数第四五章要完
中级微观就是在逗我
宏观经济还手下留情
英语口语题还没看
现代商务礼仪资料还没打印
马基没背
access没底
笑出强大

感觉这隐形眼镜戴的
很不爽
miru的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